熱門 產業動態

飛行碳足跡污染嚴重 瑞典人紛紛發起「停飛運動」

隨著經濟成長,對於歐洲人而言,搭飛機四處旅行已成為新興的一種生活方式,即便是陸上交通可到達的地方,為節省時間,多數人仍會選擇搭乘飛機。但近年來,環保意識提高,越來越多歐洲人意識到搭飛機旅行可能帶來的環境問題,因而紛紛發起運動,由自身做起,希望藉由社群媒體的影響力,減少旅行造成的—「碳污染」。

根據英國《衛報》的報導,每位乘客搭乘飛機飛行一公里就等同於釋放 285 公克的二氧化碳,是所有交通工具中炭排放量最高的。此外,飛機旅行所排放二氧化碳的增加速度也遠比其他交通工具高尚許多。聯合國預計,在未來三十年間,飛航產業可能會成為二氧化碳排放量最高的產業。

為減輕搭飛機所造成的碳污染,避免飛航產業污染過盛,全球各地出現一群倡議者,鼓勵民眾減少非必要的飛行行程,部分倡議者甚至表示自己將一輩子拒絕搭飛機。他們認為,飛航造成的環境問題應該要獲得與塑膠污染、減少肉食等議題同等的關注。

瑞典曾是搭飛機最頻繁的國家,根據瑞典環境保護局的資料統計, 2017 年,整個瑞典的飛航產業加總後,一名乘客平均承擔 1.1 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,是全球個位乘客平均排放量(0.2 噸)的 5 倍。因而,2018 年起,瑞典關注飛行碳排放問題的倡議者發起一場「飛行丟臉」(Flygskam)運動,希望能讓各地民眾意識到飛行對地球造成的負面影響,而對搭飛機的行為感到羞愧,進而拒絕或減少飛行行程。這場「飛行丟臉」運動主要透過社群媒體宣傳、影響,響應民眾利用標註「#StayOnTheGround」和「#jagstannarpåmarken」等標籤來串連世界各地。

於此同時,一名瑞典居民於Instagram上創辦一個名為「無知的網紅」(Aningslösa influencers)的帳號,超過六萬人次追蹤。經營者利用現實動態點名太常搭飛機或對環境議題不重視的網紅,並計算每次出國所造成人均排碳量,以提高人們對飛行污染的意識。


(圖/截自Aningslösa influencers Instagram帳號)

除透過社群媒體影響民眾搭飛機意願外,瑞典人Maja Rosén也在現實生活中將反對付諸行動。Maja Rosén從 2008 年就再也沒有搭過飛機,2018年,她與朋友共同發起「停飛 2019」計畫(現在成為「停飛 2020」計畫),鼓勵民眾簽署「停飛聲明」。2018 年年底前,已經有 1 萬 5 千名瑞典人簽名,她告訴英國《衛報》,預計2019年底將有 10 萬人簽名。

事實上,「停飛 2020」計畫引起的改變已經可見一斑。2018 年,瑞典搭飛機的乘客已經大幅減少,國內的火車乘客數量也有前所未見的增長。蘿森指出:「很多人沒有意識到,個人的行為是會影響身邊其他人的選擇,如果你繼續搭飛機,你身邊的朋友就不會做出改變,因為你鞏固了這個常態。如果你決定停止搭乘飛機,你會讓身邊的人開始反思。」「他們搭乘飛機的舉動,基本上讓他們間接成為了購買大量化石燃料的消費者。」她說。

「停飛 2020」計畫除在瑞典受到響應,也在英國獲得作家Anna Hughes的支持,並著手推行。Anna Hughes表示,目前已收集到一千名願意嘗試「停飛一年」的民眾。Anna Hughes於 8 年前停飛後,至目前為止已經去過愛爾蘭、丹麥和許多歐洲國家。「我不認為世界上有任何地方無法透過腳踏車、火車或船抵達。如果目的地很遠,那也就是多花點時間罷了。」她說。

此外,今年因為「Fridays For Future」罷課行動而受到全球高度關注的青年Greta Thunberg亦加入「停飛」行列,從 2015 年就沒再搭過飛機。巡迴歐洲各國演講時,她只搭乘火車,今年 1 月,當各地權威人士和政府官員共搭乘 1,500 台私人客機參與世界經濟論壇(World Economic Forum)時,她花 64 小時搭乘火車從瑞典來回瑞士。

迴響

Bitnami